• <listing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<meter id="jqxp2"><delect id="jqxp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tt>
    <nav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nav>
    <rp id="jqxp2"></rp><mark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mark>
  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big id="jqxp2"></big></pre></tt>
        1. 當前位置:主頁>資訊>人物觀察>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全部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吳冠中:妻子成全我一生夢想 來世共結連理
          2014-02-14
          編輯 : 佚名
          作者 : 東方視覺
          瀏覽次數 : 
          我一生只看重三個人:魯迅、梵高和妻子。魯迅給我方向給我精神,梵高給我性格、給我獨特,而妻子則成全我一生的夢想,平凡,善良,美。...

          吳冠中與妻子朱碧琴

          我一生只看重三個人:魯迅、梵高和妻子。魯迅給我方向給我精神,梵高給我性格、給我獨特,而妻子則成全我一生的夢想,平凡,善良,美。

          ——吳冠中

          金手鐲和紅毛衣

          1942年,吳冠中從藝專畢業時,正趕上日本人打進國土,他到重慶沙坪壩的一所大學任助教。在這里,吳冠中認識了他一生的情感歸宿朱碧琴。

          但兩人的戀情,遭到了朱碧琴家人的反對,但骨子里深深相愛的他們還是在1946年走進了婚姻的殿堂。

          半年之后,有個全國范圍的公費留學機會,只有兩個繪畫的名額,吳冠中考中了。

          臨去法國之前,吳冠中特別想要一塊手表,如果沒有手表在國外很不方便。對于新婚的他們來說,根本沒有錢買這種奢侈品。朱碧琴有一只金手鐲,那是母親送給女兒的嫁妝,是家里唯一值錢的東西。吳冠中試探著對朱碧琴說,想把這個金手鐲賣了去買只手表。但是,這不僅是母親送的紀念品,更是家里最值錢的東西,朱碧琴還想把錢用在刀刃上。所以,思前想后,她對吳冠中說:“這個手鐲是假的,只是裝飾品,不值什么錢。”吳冠中信以為真,但他還是郁悶了好幾天,以他小孩子似的性格,心事全明擺在臉上。

          朱碧琴看著孩子氣的丈夫為一塊表整日愁眉苦臉,心又軟了。幾天后,她對吳冠中說:“這個手鐲是真金的,你拿去賣了買手表吧。先前我有點不舍得,現在看來這手表更重要。反正你走后,我就住到鄉下去了,也不需要戴這個。”吳冠中大受感動,他深知這手鐲在妻子心中的分量,暗暗下決心,將來一定要買一只一模一樣的手鐲送給妻子。雖然這個愿望,直到四十年后才實現……

          手表有了,朱碧琴又擔心吳冠中在國外穿得太寒酸受人排擠,她賣掉了自己的一件緞子夾襖,換了點緊俏的毛線,緊趕慢趕,織了一件紅色的毛衣,既可保平安,又能保暖。大冬天,妻子身上穿的卻是老太太們才穿的厚重棉襖,吳冠中看了心里真不是滋味。想來妻子也正值青春年華,卻為了他不能盡情打扮,他的鼻子瞬時酸了。

          愛你到落牙時候

          1950年,吳冠中回國后,將朱碧琴和3歲的孩子接到了北京定居,一家人終于過上了團聚的小家庭生活。之后,他們的第二個和第三個孩子也相繼出生,家庭經濟壓力越來越大。吳冠中每年都要多次背著油畫箱到深山老林和窮鄉僻壤寫生,將有限的工資花在了購買材料上。朱碧琴生性淡薄,她自己安于過苦日子,但看著三個正長身體的孩子,她心里還是酸酸的。

          有一天,幾個孩子因為眼饞別人家的糖果,可憐巴巴的樣子讓朱碧琴心里很難受。回家后,她看到吳冠中還在畫板前頭也不抬地作畫,喊他好幾聲都沒回應。想想這些年來,自己擔負著整個家庭的安排,照料丈夫孩子的生活,連生孩子時他還在作他的畫。自己受點委屈倒也算了,可孩子們也跟著遭罪……她越想越氣,抹著眼淚對著吳冠中喊了起來:“你再這個樣子,我不跟你過了!”

          經歷了這次小風波,吳冠中也在反思,妻子對這個家庭的付出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。他知道,妻子再氣也不會拋下他。在這樣的抱怨中,他們一過又是二十幾年。

          上世紀70年代,吳冠中被調到另一所美術學院,朱碧琴調到了美術研究機構,因為“文革”的到來,他們隨著各自的單位到不同地區的農村勞動改造。有一段時期,兩個人的勞動地點相距10余里,每周日被允許見上一面。每周相會的那天,要分開的時候他們會相互送別,在半途的地方停下來。那里有幾戶農家,葡萄架掩著土墻和拱門。吳冠中笑稱這是他們的十里長亭。

          他的樂觀,讓妻子的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。在艱難的年代,他們還能那么浪漫地想象。后來,下放生活結束返京時,吳冠中特意去畫了那小小的農院,他特意讓畫面里飛進了兩只燕子,代表 著他與妻子。

          長年的勞作,加上作畫的不規律,使吳冠中得了嚴重的肝炎,總也治不好,同時他的痔瘡又惡化,被病情折磨得通宵失眠。看著丈夫如此難過,朱碧琴在臨睡前總會摸摸他的頭說:“我這一摸,你就一定能睡著了。”

          可這慰藉沒能使吳冠中從肉體的病痛中解脫出來,惡劣的病情一拖幾年,讓他的體質日漸變差,他覺得自己肯定活不長了,連朱碧琴也一直在擔驚受怕。但是兩個人誰都沒有把這種擔心說出口,朱碧琴更是表面上當成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,一直在寬慰他。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關鍵詞 : 
          吳冠中:妻子成全我一生夢想 來世共結連理
          分享到 : 
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      評價: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4 YueYaa.com 月雅書畫中國 版權所有
          彩票

        2. <listing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      <meter id="jqxp2"><delect id="jqxp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tt>
          <nav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nav>
          <rp id="jqxp2"></rp><mark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mark>
        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big id="jqxp2"></big></pre></tt>
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jqxp2"><delect id="jqxp2"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tt>
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jqxp2"><object id="jqxp2"></object></nav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jqxp2"></rp><mark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/pre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jqxp2"><pre id="jqxp2"><big id="jqxp2"></big></pre></tt>